飞奔驴

华中农大摄影爱好者协会成员
帝都豪宅摄影师

我梦见了我爷爷
穿着他的黑色粗布中山装
戴着八角帽 拄着拐杖
在黑暗的房间里
面无表情的伫立着
我冲过去抱着他哭喊
爷爷 我知道这是梦
我知道这是梦
可是我还是希望您跟我说几句话
毕竟
我只有在梦中 才能见到您
而爷爷
依然一动不动
呆呆地伫立着

“吸鼻涕”(CBD)。
翻了一下我今年发的Lofter,发现跟大姨妈似的,一个月一次……
哦,中间还停经3个月。

上次虽然拍到了闪电,但也仅仅是拍到了而已,毫无气势!
相比,这次的更使我满意。